美的傲慢

2017-05-04 10:40:40 来源:搜狐

  其实在写美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一直心里的一根弦绷紧了,越来越如履薄冰。因为这个话题太容易引发一种叫做傲慢的情绪,写美太容易离地几尺,开发出上帝视角审视人,让看的人也把优越感变成减压方式。

  可傲慢,它是七宗罪之首,傲慢者,罪而不知其罪。

  审美的傲慢

  比如我经常写风格,会看一些姑娘的生活照,基本上说一个人适合一种风格,是基于条件,还有一些姑娘们自己表述的想法。

  可是我最近才明白的一点是,一个人原本喜欢的风格很重要,哪怕一个姑娘好像目前打扮槽点很多,但她能把那一双鞋子,一条裙子买回来,本身就代表着某种审美共鸣,这个审美认同可能是有待提高的,但是常常被我们被忽略的是,它一定有合理性,绝不该完全推翻,不应该轻易贴上“丑”的标签就置之不理,因为那可能意味着一个模糊的理想形象,一些对审美要求的自我流露。

  比如一个姑娘就喜欢穿鲜艳到非常不得体的颜色搭配,就不应该硬把他凹到所谓高级的配色上来,而应该考虑是否她的审美需求里,是否需要更多的“被关注感”,比如一个姑娘非常喜欢性感的但不合她自己身材的衣服,就要考虑是不是她的优先次序里,本身就把“性吸引力”放在了“看上去有修养”前面。大家选择一件衣服的原因表面上都是为了美,但有的人觉得显瘦更重要,有的人觉得地位感重要,有的人仅仅需要某种少女心的弥补,有的人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成熟等等。

  而我们做的审美上的努力,应该基于这种洞察上。但遗憾的是,很多姑娘买回来衣服,自己都没有想清楚自己是为什么买回来,穿两次扔了,在自己的审美历程上毫无反省。

  我们说玉要养,紫砂壶要养,凡是好的器物都要有尊敬之心,可对于美这件事,一件东西被买回来的时候却常常已经发挥了它最大的价值。衣服鞋子包包都是一种表达,而表达者本身都不在意内容的话,观赏的人如何能感知美呢。

  自知的傲慢

  上一篇提到了杨洋,后台的留言其实评价他的不少,提到的最多的一点就是,他太自知了,自知到外表成了负累,反倒是把自己困住了。

  关于美的平常心里,自然要避免美的“暴发户心态”。我后来想了想,暴发户为什么就那么让人反感啊。大概是因为暴发户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提醒着别人他穷过,假若透过一个人的笑容,看到他遮掩着的自卑和恐惧,那个笑容就很难美起来。暴发户身上有穷和富的割裂,很难是一个完整的富人。

  可关于美呢,我非常理解一个女生变美之后的欢欣雀跃和自得之心,但也说过当你穿上一件华服,最重要的是忘了它。

  太过自知,摇头摆尾的炫耀,或是时时在意形象的拘束感,本身还最多是样子不好看而已,危险的是,每一次这种炫耀和在意的背后都透露了一个人的匮乏,而匮乏心必伴随认知能力的下降,比如一个人对“美”在人生中的作用夸大,就是一种典型的匮乏症,中了毒的人会为了想要的东西无所不用其极,这种匮乏的傲慢最终会让人坠于自己。

  懒惰的傲慢

  美貌之人,太轻易的得到别人的青眼有加,太容易得到小恩小惠。如《昼颜》里所说,漂亮的女人和不漂亮的女人,感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美貌可以是武器,但武器不是时时都要示于众人,不要轻易用美貌换取好处,否则精神分散在细巧舒服的小刺激上,使用武器的力量就少了大半。

  一来绝大多数的美女陨落其实不会是蓝洁瑛那么戏剧性的,但会是张柏芝式的,一点一滴的,用美貌开了太多绿灯而毫无察觉,到最后一手好牌打烂,回头再感叹一句还是太任性了。

  二来美貌发挥最大价值的时候,恰是不需要美貌你就能在一个平台的时候。而在此之前,在这个平台以外,最好的策略就是漂亮的羽翼藏起来,去把自己的双手弄脏。真若说起美貌的作用,关键性的那几次足够了。

  美貌之人,习惯了赞美,习惯了掌声,习惯了目光,但最好像一个真正的贵族一样,声色不入耳眼,记得轻轻提醒自己这些什么都不是。

  更何况,很多姑娘有的甚至都不是美丽,只是青春罢了。读Stall Points这本书,一个公司真正盛极而衰之前,常会迎来一个高峰,而真正的衰败,是在高峰前早已经开始了的事情。青春若尚能掩饰荒唐和无知,不要等到潮水退去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傲慢之于男人

  很多人的变美动机里,多跟男人相关。有过几个女生问我关于ayawawa思想的看法,我的第一反应是想,why so serious?

  借用刘瑜一段描述爱情的话吧 “我想之所以永远有这么多人在忙着得到爱失去爱抱怨爱唠叨爱,除了伟大的化学反应,还因为爱情是成本很小、“进入门槛”很低的戏剧。如果要以做成一个企业、创造一个艺术品、解决一个科学难题、拯救一个即将灭绝的物种……来证明自己,所需才华、意志、毅力、资源、运气太多,而要制造一场爱情或者说那种看上去像爱情的东西,只需两个人和一点荷尔蒙而已。”

  “于是爱情成了庸人的避难所,于是爱情作为一种劳动密集型产品被大量地生产出来。说到底一个人要改变自己太难,改变别人更难,剩下的容易改变的只是自己和别人的关系。在一起,分手,和好,再分手,第三者,第四者……啊,枝繁叶茂的爱情,让一个可忽略可被替代可被抹去而不被察觉的存在,看上去几乎像是生活。”

  很多时候,大伙儿何必满头大汗的去演一场戏呢,而还有一些姑娘,傲慢在于觉得美貌可以通过男人,换来一条顺遂的人生通道。

  我之前答了一个关于包养的题目,写了一段话“我觉得最适合被包养的一类女人,血液里就是独狼,众叛亲离也在所不惜,不稀罕爱情,心里的住所可以待客,但绝不留客,骨子里有万丈野心,所遇男人不过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眼界极远,不为小利所束缚诱惑,人生角色设定是商人,在一次又一次达成交易中释放巨大快感。否则最多是包养中得到和失去扯平,无非是陷入另一个漩涡中,痛苦另一些不同的事情罢了。”

  很多人都说哎呀,人家这种不用包养也能获得很好,但是其实我想说明什么呢,仅仅以为懒惰选了一条看似好走的路的姑娘,被包养的路反倒有更多陷阱啊。

  人的根系一定要从下往上生长,即使是包养这条路径,即使看起来只是“以色侍人”,美貌也只不过是最上头的一朵花儿罢了,决定这条路好不好走,走地开不开心的,还是根上的东西,倘使我并不在乎一个女生是足够温柔还是足够狠,可足够聪明足够清醒却是绝不能忘的。

  保罗·科埃略说“对于人生,有两种不同的态度——建造或者耕耘。”“建造者实现目标可能要花费多年,但终有一天会完工。那时他们会发现自己被困在亲手筑成的围墙里。在收获的同时,生活失去了意义。选择耕耘者则需要经受暴风雨的洗礼,应对季节的变换,几乎从不歇息。然而,和建筑不同,大地生息不止。它需要耕耘者的精心照料,也允许他们的人生充满冒险。耕耘者能认出彼此,因为他们知道,每一株植物的生命历程都包含着整个世界的成长。”

  而美貌的抵达,应是搭起了一座桥,而不是造了一栋房子。

  相关:

  成大美者,有静气

  整容医生不会告诉你的,关于整形的一点看法

  如何面对对外表的过度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