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的 Lady Gaga - Gerda Wegener: 比雌雄同体更酷的,是拥有一双包容的眼睛

2017-06-04 12:19:41 来源:搜狐

  艺术家是各种极端的混合体,

  他们能天马行空包容一切爱和美

  — 痛苦更深切,爱也更深沉;他们大胆前卫,

  敢于直面人性中令常人觉得羞愧愤恨,

  却是真正逼近内心的花火。

  鲜有人愿意轻易置身火中,

  换取人类命运的一次小小突破,

  因此在走向冒险却伟大的路上,

  他们的存在显得尤其珍贵。

  在威尼斯电影节好评如潮的《丹麦女孩》虽然没有在大陆公映,但是英国国宝级演员“小雀斑” Eddie Redmayne 因此声名鹊起,成为不少女孩的“新晋老公”。今天我们不谈电影,而是想用故事叙述的方式,关注一个真实的故事和一群藏在地下的群体:从丹麦女性情欲艺术家 Gerda Wegener 和历史上第一位变性人 Einar Wegener (《丹麦女孩》的原型》 不寻常的婚姻和独家的艺术视角,重新审视和理解 LGBT (酷儿)群体的生存状态。

  Gerda Wegener 和变性前的 Einar Wegener

  人生如戏,现实永远比电影精彩。真实生活中的 Gerda Wegener 出生在日德兰半岛的海滨城市的牧师家庭。十七岁时,她说服保守的家人,只身前往哥本哈根,来到皇家美术学院学习。在那里,她的生活围绕着一群艺术家、演员、舞蹈家展开,Gerda 深深受到他们的影响,并萌发出“性别即表演”的前卫理念。很快,才华横溢的她和同学 Einar Wegener 相爱了。婚后两人一同举办画展,生活平静而甜蜜,直到那改变历史的一天......

  1904 年,当 Gerda 的模特未能如约而至,她试探性地要求丈夫 Einar Wegener 穿上女人的丝袜、裙子,替她摆造型。在 《Man Into Woman》 一书中,Einar Wegener 写道当天的感触:

  “I cannot deny, strange as it may sound, that I enjoyed myself in this disguise. I liked the feel of soft women"s clothing. I felt very much at home in them from the first moment.”

  “尽管听起来荒唐,但我无法否认自己很享受在这种装扮下的乐趣,我喜欢女人衣服的柔软触感。从第一刻起,我就感到很想在家里穿着它们。”

  原本的模特安娜看到 Einar 的女装形象后,认为 Einar “十分完美”、“本该是一个女人”。在安娜的提议下,女性的 Einar 被起名为 “Lili Elbe”。Einar 最开始对装扮成女性是抵触的,随着时间的过渡,他居然在心底里逐渐认同了自己即是 Lili。

  Einar Wegener (左)变成 Lili Elbe (右)

  不得不提的是,对于 Lili,Gerda 是着迷的,从此她的画作里大量描绘了两个女人在一起时的场景。无论是 Lili,抑或是 Einar,她无疑始终热爱着这个灵魂,至于 Gerda 本人是不是女同性恋( lesbian) 或者是双性恋 ( bisexual ), 到现在还是个谜 。

  1912年,Einar 夫妇移居到法国巴黎,一方面是为追求更大的发展空间,一方面是为了躲避对 Einar 的流言蜚语。有意思的是,据说两人在巴黎租住的公寓正是王尔德的故居,显然,王尔德描写人性与爱欲的作品,为两人的艺术创作提供了灵感,也影响到了两人的生活。

  在巴黎,Gerda 迎来了自己事业的巅峰,她开始为包括 在内的知名杂志画插画,具有辨识度的装饰风格成为时尚界永恒的经典,到现在,古董店流传的早年 封面复刻品仍然供不应求。当然,她的模特自然还是自己的丈夫 Einar,更准确的说,是女孩 Lili Elbe。

  这些穿着时髦盛装的美丽女人,饱满的嘴唇,魅惑的杏眼,带着或俏皮、或戏谑、或沉醉的性感表情,做着出格的动作而如此自然。在法国开放文明的环境下,Gerda Wegener 的作品顺理成章地成了巴黎艺术的一景。因为,“她就像是 1920 年的 Lady Gaga ”!——在哥本哈根举办 Gerda 作品展的艺术史学家 Andrea Rygg Karberg 这样说。

  Gerda 作品展现出的另一个侧面是情爱。她的玩乐的裸体画作在整个自由派群体都备受欢迎。描画女性的性爱欢愉,这在当时绝对算是突破性。在当时的巴黎艺术界,Gerda Wegener 绝对是一位先驱式的人物。对于艺术作品中对女性的展示,她的作品是革命性的。所以,在变化的不只是 Einar Wegener,Gerda 拒绝被她出身或社会期望所定义,就好像 Lili 一样,两个女人都在重新打造自己。

  在此之前的艺术史上,美丽女人的画作都是由男人画就的,女性通常会透过“男性凝视”被看到。但 Gerda 改变了这一点,因为她画的是强大、美丽的,令人艳羡和认同的女人——是有意识的主题,而非被物化的客体。

  1930年,Lili找到了一位资深的德国医师,赴德国准备施行全球第一个变性手术。在接受了一系列的手术后,Gerda 与 Lili 终于分手,而原因也并非感情破裂,而是由于按照当时的法律,两个女性的婚姻无法得到承认,丹麦国王亲自下令,解除了两人的婚姻。

  很多人说,Lili 作为首个通过手术转换性格的案例,充满离奇和边缘的色彩。电影最后,也出现这样一段文字:她的勇敢和前卫的精神依然鼓舞着今天的变性运动。Lili 固然勇敢,但是 Gerda 更显伟大。是她没有听信医生的诊断,没有把 Lili 当成病人看待;是她顶着外界的压力,继续陪伴在 Lili 身边;是她牺牲了最心爱的丈夫,成全了 Lili。也许这就是爱吧,已经超越了性别的障碍。

  五分钟让你了解《丹麦女孩》

  想想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因为惧怕别人的闲言碎语而不敢做自己,无论是性别上的与众不同,还是性取向不与大众期待相符,都让他们被迫隐藏自己,伪装着生活。所以自由本就是一个与环境息息相关的词,唯有越来越多的人具有了 Gerda 一样的特性,接受不同,理解各种各样的生活形态,真正的自由才有可能出现。而时下正火的“酷儿”文化( 体现 LGTB 群体生活状态的题材),早已在欧美国家亚文化圈暗潮汹涌,尤其在 LGBT 群体占半壁江山的时尚圈,颠覆传统理念和角色的优秀作品不在少数。

  

  在 ALTER 概念店,每一件甄选的精品都不仅仅止步于“好看”那么简单,在让穿着者的外在形象得到满足的同时,我们更希望能借时装这个受众面最广、最容易被接受的形式,把一些值得推广的前瞻性故事和具有价值的小众艺术推荐给一批有欣赏眼光的人。每个品牌背后都藏着一个有温度的故事,如果你不去试图碰触,怎能让时尚活色生香起来?

  针对本次的“酷儿”专题,我们精选了这个颠覆性别概念的当季单品,或许你已经通过往期的文章认识它,希望今天的你能够对它的了解更加深刻。

  Niels Peeraer 和他的同名箱包品牌正是“酷儿”精神的最好诠释。每一季最值得期待的 lookbook 中,他的谬斯永远都是他现实中的亚洲娘系男生朋友。少女包款和男模的反差不免第一眼让人心生别扭,但看了丹麦女孩的故事,是不是对模糊性别界限甚至反串的概念更包容了一点?

  设计师坦然说到过他“从没有做包包给那些拥有六块腹肌的男生穿著的意愿,只着迷于纤细的亚洲萌男和二次元动漫文化”。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些带着梦幻与宗教色彩的裸色系植鞣皮制品。

  独创的造型在怪咖辈出的时尚圈里都算得上是特立独行。他的设计以黄铜铆钉为基本材料,不用一针一线就能打造分明的棱角。加入蝴蝶结,羽毛等女性化的元素,产生冷酷却柔美的视觉效果。各元素,比例,配色的平衡拿捏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雌雄莫辨的作品美丽到让人无法把视线移开。

  博主示范

  少数服从多数是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思想,不要与众不同做出格的事情也被认作是一种谦逊的美德,即使在信息发达思想进步的今天,很多小众的行为和特征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但不承认一些存在的存在性,势必会导致掩饰、欺骗和受伤,或许给予宽容,便是在为自己创造被宽容的可能性。

  幸而我们有时装和艺术这两门人人都爱的语言,通过装扮自己,先人一步领略这个社会最具热点的前瞻性话题,以最温柔的方式,对社会给予有力的反击。ALTER微信公众平台每周都会和时尚爱好者分享一种独一无二的生活方式,引你探寻生活的各种可能性。另外,文中所提品牌 ALTER 概念店有售,可以咨询店铺时尚顾问微信,第一时间接受最新的时尚讯息和搭配小贴士:

  扫一扫联系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