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岁的刘若英唱着20年前的爱,你怎么哭了?

2017-08-09 08:00:54 来源:明天穿什么

  原标题:47岁的刘若英唱着20年前的爱,你怎么哭了?

  文/莉莉雅

  来源:她刊(微信号:iiiher)

  好久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刘若英最近回来了。

  在镜头里的她,看起来还是当年的那个样子,淡淡的,静静的,没有惊为天人,但却馥郁芬芳。

  你以为她还是以前的奶茶,只是所有的女孩的蜕变,都在悄然之间。

  10年之后重回曾经去过的乌镇,她写下冷静的句子,

  女人的十年跟男人是不一样的。以前觉得重要的,现在觉得不重要了;以前觉得不重要的,现在觉得很重要。

  日子,过得太快,会改变一个人。

  是啊,岁月弹指之间,一晃好多年。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 千言万语只能无语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喔 原来你也在这里

  啊 哪一个人 是不是只存在梦境里

  为什么我用尽全身力气

  却换来半生回忆

  若不是你渴望眼睛 若不是我救赎心情

  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 喔 原来你也在这里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 千言万语只能无语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喔 原来你也在这里

  啊 哪一个人 是不是只存在梦境里

  如今47岁的刘若英,其实变了很多。

  演唱会上她也不再是温温柔柔的奶茶,而是霸气十足的“刘若男”。

  当她在演唱会再度演绎那些歌曲,还是那样的游刃有余,还是让听者不知不觉中就红了眼眶。

  少女的甜蜜与心碎,犹豫彷徨和勇往直前,都被她不徐不迎地诠释了。

  她像一个知晓你所有心事的老朋友,你的爱与痛她都懂。

  陈升说她,“像一杯奶茶,虽然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

  奶茶的外号由此而来,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陈升更懂年轻时候的奶茶了。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

  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演唱会上,陈升穿着西装出现

  刘若英激动得唱不出声

  《为爱痴狂》是陈升写给刘若英的歌,歌里的她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喊,而是一种温和又犀利的坚持,“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样想”,陈升说这是完全按照奶茶的情绪和性格而来的一首歌。

  彼时相逢,她盛开得美好而热烈。

  而他是歌手,是骄傲的音乐才子,是大她10岁的师父,是开启她音乐之路的掌舵人。

  可以说没有陈升,就没有现在的刘若英。

  所以在他面前,即使她而后声名鹊起,风头早盖过他,可她仍然没有天后的淡定,全是如小孩般的惶恐,是少女的敏感,细腻,还有不知何处安放的心。

  年轻女孩很难不会对在逆境中拉自己一把的男人留有感激之情,很多时候甚至分不清这是爱还是崇拜。

  然而他毕竟已有家室,这一段复杂的情愫,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我们没有在一起

  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我痛得疯得笑得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中途也有3年未见,直到在《桃色蛋白质》里,刘若英跟陈升再度重逢,他一开口,她就哭出了声。

  他说,奶茶跑得那么远那么远,我接不到了,接不到……

  而刘若英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这是在镜头面前,她失控地大哭,“你没有放过风筝吗,就算我掉了,拉线就好了啊。”

  面对这样炽热的情感,你我都是凡人,心里又怎会不激起一丝的涟漪。

  候佩苓问陈升:“你喜欢她吗?”

  陈升感到很突然,愣了数秒,才回答说:“你神经病吗?要是我不喜欢她,怎么会为她做那么多事,我又不是傻瓜!”

  是喜欢,是欣赏,是怜惜,但也只是到这里。纵使有再多缘分,也只能是“师徒”二字。

  陈升这样的才子,外表粗糙,内心却是深情又细腻。面对奶茶的眼泪,他只能云淡风轻。

  除了令她哭,还有什么出路呢?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送她飞得很高很高。

  她终于成了天后,他要放手了,“别来找我了,再见,好吗?”

  在节目最后,他拿出口琴给她唱了一首歌《然而》: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欢有个早晨

  我发现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悲伤

  每个夜晚 再也不能陪伴你

  当头发已斑白的时候 你是否还依然能牢记我有一句话

  我一定要对你说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

  你知道你已经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我希望你自由得像一只鸟)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有些感情不是占有,而是唯愿放手让你飞,即使你羽翼渐丰,渴望你留恋却期望你别回头。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2011年,41岁的奶茶和钟小江闪婚,陈升在节目上半开玩笑地说,听到她结婚我都忍不住哭了,因为终于还我清白了。

  是啊,两个人的确都有了自己的未来,往事已经消散如烟。

  婚后的她出了一本书,《我敢在你怀里孤独》。她在新书里写她现在的婚姻关系:

  有时候拍戏时,我们经常半个月不见面,没必要天天黏在一起。

  我们夫妻俩一起出门,去不同的电影院,看不同的电影。两人一起回家,进家门后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因为两人有各自独立的卧室和书房,只共用厨房和餐厅。

  已经不是那个一句话就能惊起惊涛骇浪的小姑娘了,也不再黏着爱人从早到晚,炽热又疯狂。

  岁月给了她人情历练后的冷静和智慧,不再激烈的爱与恨,而是开启了平淡的、幸福的生活。

  在那么有限的生命中

  能被所爱的人深深爱过

  或许不该再奢求再怨什么

  世上的遗憾本来就很多

  在艰难地说了再见后

  你真的不该再紧紧抱我

  刚才还能体谅的放开你的手

  不代表我就够坚强洒脱

  我们曾有过一次幸福的机会

  当玫瑰和诺言还没枯萎

  别说抱歉我不后悔

  曾经逆风和你一起飞

  我们曾有过一次幸福的机会

  往事已消散如烟,只是在刘若英的歌里,我们还是好像看到了那个懵懵懂懂,却又热烈过痴狂过的自己。

  “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原来岁月会给出最好的答案,那些轰轰烈烈的故事终将归于平静,后来,你有没有学会如何去爱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